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家鄉的雪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徐紅紅2020-11-27 15:28:05
                  瀏覽字號:
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當中,家鄉的雪總是在不經意間飄忽而來,又在人毫無察覺中停息。猶如平朔人的性格,干脆利落,絕不拖泥帶水。正如前天晚上還是冷月晴空,第二天便是銀裝素裹的冰天雪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的世界籠罩在雪的潔凈剔透之中,仿佛夜的灑脫。刺鼻但清新的是空氣的香味,甘甜而唯美。紅日東升,微微的亮光,乘著雪的白凈撲面而來,灑下一片似真似幻的光彩。我在屋檐的一角細細品嘗,雪的純真與可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昨日的痕跡不再,接踵的是新的時光。我看見時間的痕跡印在落雪的大地,融化在水的懷抱,慢慢的滲入土壤的溫暖。天空劃過麻雀的翅膀,碎了一地的雪片,宛若晶瑩的刀片。撲面的冷風打濕了我的眼眸,浸濕了心房,催生出滿懷的快樂。我伸手捧起一窩晶瑩,不知不覺,迷失了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雪的性格是我的心情,承載著雪國中的快樂。向上揚起一陣雪花,笑容綻放在純真之中。島村與駒子(川端康成《雪國》人物)此刻也許會羨慕我吧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又轉陰,飄落的雪花漸漸變密了。夜空下一片白茫茫。天邊的白雪,早已被黑暗吞噬了。仰望天空,天空好像雪花狂風亂舞的深淵,雪花飄忽而降的狀況,恍如無數的羽蟲在漫天飛舞 。雪直接飄落在臉上,倘使把嘴張開,雪花就會飛到口腔里。飄落的雪花大大的,可以清楚的看見它駐留在掌心上,然而伸手一握的瞬間,雪花立刻融化了,仿佛頃刻散發出了芳香。這是一幅嚴寒的夜景,仿佛可以聽到整個冰封雪凍的地殼深處響起冰裂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西邊的山巒已經層次不清,沉重地垂在邊際,這是一片清寒、靜謐的和諧氣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康曉玲
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點擊熱榜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