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難以忘懷的勤儉時光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朔州市融媒體中心2021-05-31 16:42:02
                  瀏覽字號:
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在路邊頻頻見到被扔棄的衣物,而且為數不少并非破爛,立馬會想起童年時期,衣襟破爛補了又補那個艱儉勤勞、窮則思變、奮發圖強的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廣袤的大地上,鄉村的四季都有勤勞的雙手在彈奏奮進的樂曲。熱火朝天的耕耘,艱辛的汗水潤澤,使貧瘠的田疇漸發生機,滿腔的熱情題寫蒸騰向上的憧憬。昂揚的旋律激勵著勤儉建國勤儉辦一切事業的勁頭,那是難以忘懷的時代風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憶清楚的票證年代,供給不能滿足生活所需,人們吃穿用是計劃供應制,每人每年可憑票證購得一斤面花和丈八布匹,工農商學所有類型人口一樣。在吃糧方面有所區別,農業人口截止9月30日,在戶籍人口可留下一年的口糧。由于對吃糧的珍貴,所以聘女娶媳都在乎這一年的口糧,在留新糧前,聘方的社隊要求將戶口開走以省一人的口糧,婆家也要求將戶口開回來以求留新糧。市民戶按月吃供應糧,新生人口憑上戶手續在糧站隨即購嬰兒糧,并隨年齡增量……有數的物資和家底,籌劃著所供養人口的生活與再生產的經濟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飽受饑寒人,常將衣飯珍。未經艱儉礪,難懂物艱辛。深冬歲尾,年的氣氛悄然盈余了鄉村,小貨商的叫賣聲不時地在街頭回蕩,粉刷墻壁的白土和炕圍的紅土及刷子笤帚,大小窗花紙,年畫鞭炮,土陶瓦盆,碗盤瓷器,籠羅匠,釘鍋磨剪的,在鄉下競相亮相。供銷社的售貨員扯布稱棉售鹽舀醋唱收唱付也比平時忙碌許多。人們掃塵刷新之后,糊窗戶扯下的碎紙,經水泡后攥成圪旦再曬干叫做紙精,積攢多了用水泡粘,搗成泥膏狀,把小甕或盔扣在一平臺上做模,將紙精泥膏貼拍附在小甕周圍粘連一體,待干后脫模成殼,便是一個紙精小甕或盔。用書本紙里外都裱糊出來,是容納米面的器具,外表再糊上煙盒紙,裝飾一番,擺在簡陋的屋角桌柜或土壁糧倉上,俗中見雅裝飾了這農家氣氛。此番情景幾乎遍及家家戶戶。還有用膠泥照此法作成的叫泥甕,也用來放糧。有荊條竹類編的簍、罐,可放油酒類液體,內壁涂用的材料和辦法因不是本鄉產物便不得而知。由此可追溯,那是個物盡其用,用之至極的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的炊事用具漏勺,也叫笊籬,有古老的沿延。從字形思義,是用竹條編制,塞北鄉村用荊條或柳條編制。記得在伏天,鄉下人割一把筷子一般粗細的柳樹枝,將粗頭的皮撥開一小段繞住枝,用牙咬住粗的一頭,手捏緊繞在枝上的皮,伸臂往枝稍一捋,皮順勢與枝脫離,一根白皙柔細的條呈現在眼前。熟巧粗壯的手將一根根白皙的柳條粗細搭配縱長橫短交疊編織,上端稍頭左右相向往回一窩攥在一起,用細的條繞緊扎牢是笊籬把,用來撈菜濾水。鄉下榆柳枝條也用來編成筐籃,籃有圓的、橢圓的??鸨然@大,也可用于挎,但多用于擔。容量大的能放一二百斤土豆、蘿卜,叫攬筐,籃狀,兩人抬著過秤。山上的荊條生長慢,材質堅韌,編出的筐類比平川的結實耐用。根據材質,粗細的勻度可做鞭桿、連架拍子、桿子、筷子、篩等,自然資源充實在鄉村生產方方面面,可謂是適用其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農業社的生產小隊,養的馬驢騾,除拉車犁地的功能外,將其毛也積攢起來紡繩打成口袋,裝運糧食。一條口袋就有十來斤,可裝百斤左右,秋天雜糧從場面入庫就用毛口袋裝糧,小平車轉運。毛口袋破了還要織補,到了沒有織補的價值時,改作他用,如背石頭做墊背,是最簡單的勞動防護用品。高粱桿剝去葉,順長一破兩半兒,澆噴熱水,鋪排在屋檐下平坦的地上,將一根繩拴在房檐,一人手抓繩站在碾骨碌上,邁動雙腳為動力,使碾骨碌與人步向逆動,來回碾壓高粱桿如愿以償成扁狀后,將芯瓤朝上放在平板上用條狀刀壓住,刀刃稍微斜向芯瓤,一手按刀,一手往后拉秸稈,秸稈皮與瓤分離脫落,皮便可以編席啦??v橫交織到預計的尺寸,將邊向里疊回把頭插入疊摞的席縫,一張長方形的席便編成了。橫豎左右看去,一行行人字重疊在席上,家家戶戶都有席鋪在土炕上。有句俗謎:“行行都是字,字字都是人;有它不算富,沒它窮死人,”說的就是炕席。席子爛了,就用相同席條補住,席鎦子也是家家戶戶必備小件,如同針線剪刀一樣?,F在,席影已從生活的時光里消失了,漸成為不留痕跡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學生寫字,用蘸筆墨水,自己釘的本子。墨水多是專用固體精料和水溶成,這種料叫墨水精,如同小扣子形狀大,有純藍和黑藍之分,三分錢一塊(袋)。五分錢一張白色全開紙,可裁32開,釘一個本子,正面寫完翻過寫反面。一個蘸筆尖和桿都約三分錢,用秸稈也可以當筆桿用。把筆尖安在秸稈上,寫字多了,會將秸稈撐爛,將爛處去截一小段,再安上筆尖,用線扎緊,多用幾天。寒冬,墨水里摻點酒以防凍結不能用。能有一支包尖鋼筆已是幸事了。有一年,我在鄰村上五年級,二里路途,早飯后途經村邊幾棵楊樹下,投擲石子打麻雀貪玩一會兒,到了學校教室,掏出書本寫字,發現筆不在了,正好離上課還有一點時間,立馬翻回沿途尋找,在樹下找到了丟失的筆,頓時失而復得的欣慰充滿全身,匆忙趕回教室,老師隨即登上講臺授課。至今難忘這番情景。如今,用墨水筆的已是稀少的事了,被扔棄的筆桿筆芯隨處可見,我常常有撿起使用的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學生輪流值日,要早去教室生火,清潔衛生。小村子學生少,只設初級小學,一個老師教一至四個年級的語文、算術、音樂、體育。老師自己做飯、批改作業、備課,挺忙的。上高小的大孩子,要到鄰近的大村跑校。有一年的兒童節,小村的學生都要到十里外大村劉晏莊聯合慶祝節日,不論大小學校都準備了文娛體育節目參演比賽,記不起當時有多熱鬧了,但卻總還是會想起這回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轉眼間五六十年過去了,那勤儉時光中的歡樂還會常常浸上心頭。不會忘記走過的路,更要走好今后的路,幸福的花兒會越開越紅的。作者:劉科

                 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點擊熱榜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