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                  童年的“花式”寫作業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朔州市融媒體中心 作者:楊紅蘇2021-05-31 16:43:52
                  瀏覽字號:
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晚飯后,看著孩子低著頭,奮筆疾書寫作業,我想起了我的童年寫作業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的農村,家里沒有專門寫作業的課桌,我常常在一張吃飯桌或一把木椅上,甚至把枕頭墊在腿上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周末,父母下地干活去了,我一人在家寫作業。開始時,我在吃飯桌上寫。后來,我寫累了,扭頭一看,炕上正鋪著一床母親還未來得及縫好的新被子,想到棉被的柔軟,我馬上將寫作業從吃飯桌轉移到炕頭上,我坐在棉被上伸直兩條腿,把枕頭放在大腿上寫作業。不一會兒,我的鋼筆沒有墨水了,我拿過墨水瓶,把鋼筆吸滿墨水后,隨手將墨水瓶放在棉被旁邊,又繼續寫作業。后來,我坐在舒適的棉被上,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?!鞍パ?,你這孩子怎么跑到炕上寫作業了?墨水灑了一被子!”恍惚中,我聽到了母親憤怒的叫喊聲。原來,我睡著后,不小心一伸腿,把墨水瓶打翻了,瓶蓋沒擰緊,墨水全灑在了棉被上,花白的被子被染成了一團墨藍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次,是在老柳樹底下寫作業。那是暑假,我和小伙伴在陰涼的老柳樹底下,每人一個小板凳,一把木椅子。我們把椅子當作課桌,坐在小板凳上寫,一陣小涼風迎面吹來,那叫一個透心涼快。我們正寫著,忽然聽到柳樹上,有個知了的叫聲特別響,它應該離我們很近。我放下手中的筆,抬頭尋找知了在哪里。文英站起身,她仰著臉,圍繞著另一棵柳樹轉了幾圈,然后踮著腳跑過來,驚喜地壓低嗓音對我們說:“我看到一個,很低,正趴在樹皮上呢!這個好抓!”我們一聽,全扔下筆,跟著文英去了,誰知我們跑步聲太大,剛來到那棵大樹下,知了“噌”一聲就飛走了。我們失望至極,不甘心,又繼續找其它知了,把寫作業的事忘得一干二凈。一個下午過去了,才發現作業寫了不到半頁,知了也一個都沒抓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可笑的一次,是在被窩里寫作業。由于白天貪玩,作業沒寫完,又怕被父母知道后挨訓,晚上偷偷摸摸鉆進被窩里寫。我把頭縮進被子里,把手電筒打開,拿出鉛筆,借著光亮寫,被子很軟,寫字時,一筆一畫往下凹,寫得歪歪扭扭,哪有在桌子上寫起來快。我蜷縮在里面,被子里不透氣,把我的臉憋得通紅,難受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總是向前發展的。如今,生活條件好了,不管是在城市還是農村,大多數家庭讓孩子用上了專門供兒童學習用的桌椅,不但可以升降,還可以隨著孩子的身高增長向高處調節,對孩子保持正確的坐姿,保護視力都有好處。我家女兒剛上學時就買了,一直用到上初中。但童年的“花式”寫作業,終究還是給我的人生增添了不一樣的趣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了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珍

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點擊熱榜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圖片